来口冰酒酿/裴七弦

安利冰镇家族!
这里裴寂,字七弦。我不可爱!
有个大号,同叫裴七弦。两个号不定时发文。望支持。
二次元cp白鹊圈英陌。

于是,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尔身前。能解决的子弹。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用身体去挡。






句源来自小蓝,谢谢啦 @是蓝柒不是蓝染!我要不要标拼音?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字丑呢(划掉)
在纠结用什么样的字体写比较好。

阿秋真棒1551 @绿色的萧白洛
感动,真的没想到二次元认识的人能如此好,面基计划提上日程。
请大佬们多关注她,她是天使!炽天使的那种!

洛落络珞骆:

过了一年再次刻章,最痛苦的事还是在于洗章子。
不过牙膏真的是除了牙以外都能刷的很干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字体是篆书。
内容是裴七弦。
@来口冰酒酿/裴七弦
容我思考一下怎么把章子给你233333
要不考虑一下面基???
假装这是你迟了一个月的生日礼物【。

To亲爱的 @歪腻♡
亲爱的公主殿下,
在下愿做您的骑士,
像索克萨尔以强硬的
姿态挡在夜雨声烦前,
守护您永生永世。



七夕快乐哇。表白我亲爱的闺蜜蜜。

所有太太都是天使,
每位写手和画手都如
浩瀚繁星中的一颗。

字丑望别介意。这是我写过的最认真的一次了。

致敬各位写手和画手,你们辛苦了。

这句话我发过好几遍,一直没有解释过。

意思是所有太太都是天使,给予了我们这些吃粮的温暖。后半句就有点自嘲意味了,写手和画手有很多,各自发光,但脱颖而出的只有那几个。

私占tag致歉。

PS:滤镜我找不到满意的,凑合着看吧。

To  my  dear :
你说你喜欢黄少天,
正好我喜欢喻文州,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我喜欢你
                       from裴寂

我来苟一苟,字不好看,你们尽情嫌弃吧,反正重点不是字。
大概是条翻不了身的咸鱼了。
私占tag致歉

介绍置顶

  这里裴寂/嫚涘,字七弦。翻不了身的咸鱼一条。张新杰夫人,先生马嘉祺,老公周棋洛和许墨。

  佛系写手,不喜欢开长篇,因为会拖更。准备转型手写博主。白鹊一窝工作室编辑,冰镇天团成员酒酿。

  墙头:王者荣耀,全职高手,恋与制作人(淡圈),杰边杰(淡圈),著名作家的一些文,开封府,马嘉祺bg。  
  其中不吃谁all/all谁,白鹊不拆不逆,不吃张新杰攻和叶修受,吃包拯有关bg,其他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接受。

  头像感谢男神白鸡儿 @照夜玉狮子

  还有个号ID裴七弦,两个号不定时发文,随缘更,拒绝抄袭和未授权转载。有的片段会发在子博  @裴寂的搞事之地

  二次cp白鹊圈英陌,特别亲的亲友暂无发现混lof。想勾搭太太,当然,欢迎来勾搭。

因初三中考,暂退一年,考完应该会有更新。

所有太太都是天使,每位文手和画手都如浩瀚繁星中的一颗。感谢你们。

【白鹊日秋收日】破囚

*这里裴寂/嫚涘,字七弦,缘更文手来苟一苟
*cp:厌世白x无常鹊
*梗源来自白鸡,已授权 @照夜玉狮子
*ooc预警,文笔渣,不喜绕道
*若能接受那么开始吧

【一】
  “喝了这碗孟婆汤,就去入轮回吧。”
  孟婆站在望乡台边吆喝着,不似传说中那般是个老妇人,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
  一位小姑娘样子的鬼魂大着胆子,问了孟婆一个所有新来的鬼魂都想知道的问题。
  她指着奈何桥上的一个人,问道:“孟婆姐姐,那桥上的公子是何人啊?他不像是该在这里的。”
  孟婆望过去,与那公子用眼神交流,得到同意后方才悠悠开口:“他啊,说来话长……”

【二】
  这已经是李白第二次入长安了,他发觉长安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长安城的繁华之下隐藏着腐败,黑暗,连这天下都似乎不值得信任了。
  李白寻了个清幽地住,地方虽不大但胜在雅致。据卖家介绍,对面只住着个生重病的老头,郎中说那老头没几日好活。可怜了那老头也无子送终。
  “这里也是啊,那么冷漠,那么无趣,那么地……令人不喜。”李白的嘴角弯起一个略讽刺的弧度,坐在酒楼的屋顶上,观赏着街上的一幕幕好戏。
  天色渐渐变晚,李白酒喝过瘾了,戏也看腻了,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李白到家门时似乎看见了一道影子闪过,方向应该是往对面那老头家里。
  名曰本着侠客道义,实则好奇心驱使,李白悄悄翻墙进去了,戒备着缓缓靠近那老头的卧房,一路上安静无声。
  将那纸窗户上戳出一个小洞来,李白透过洞往里头看,却只见一老头躺在床上,床边有一个人,背对着李白。
  “这老翁该不会被那歹人残害了吧?”
  李白想着,握紧剑柄,快步走了进去。
  “阁下想对一位老人做甚?还不快停手!”李白持剑移步走到床的另一边,探那老人气息,却发现气息奄奄,似是只留着最后一口气了。
  “这世间还有何希望啊……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李白喃喃自语。
  抬头打量那不知身份的人,却令李白心悸。
  那人倒是俊俏的很,但是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面无表情,仿佛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动容的,眼睛也不寻常,是白色的。
  让李白心悸的是,他没有看见那人的影子。
  那人也抬眸看着李白,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道:“竟看得见在下,尔是何人?”
  “青莲剑仙李白,字太白。阁下为何不告知某自己的身份?阁下看起来不像是寻常之辈。”
  “在下地府无常鬼差扁鹊。旧名秦缓,字越人。”

【三】
  李白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回神了,倒是神色不变。
  “也罢,某从小便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到的怪异事物,也无妨。”李白淡然地笑了笑,看着扁鹊,“这老翁今天去世吗?”
  扁鹊点点头,只是弧度太小,如果不是李白眼力过人,怕是看不到。
  “听闻人死前会有走马灯出现在眼前,放映自己的一生,这老翁现在就在观赏走马灯吧?”
  扁鹊并不作答,李白也不恼,静静等着回答。两位就这样默默无言地站着。
  过了一盏茶时间,李白觉着很尴尬,便再探那老头气息,结果最终还是断了气。
  “你要离开了吗?”李白语气中有股他没意料到的不愿。
  回答他的是扁鹊转身抬脚就走。李白不知道,扁鹊转过身后,嘴角上扬,似是在笑。
  “请务必为这老翁送终,多谢。”
  “好。人间有缘分二字,相信我们有缘自会再见。”李白掩去不舍。
  李白也不急着走,看着扁鹊离去,他发现扁鹊似乎是个跛子,他突然对扁鹊以前的事很好奇。
  “你也是可怜的啊……”李白突然知道了他活着是为什么了,为了遇见扁鹊罢。
  李白呼出一口长气,叹了一声作罢。好歹应别人所托,而且那老头是在他面前死的,他还是处理一下后事较好。

【四】
  “这便是那公子经历不寻常事的开始。”孟婆抚着那小姑娘鬼魂的发,温柔地说。
  “后来呢?”小姑娘看着孟婆,一脸好奇,周围的鬼魂也驻足听着。
  “别急别急,听妾身继续说。”孟婆笑着往下道。

  李白有预感他会再遇到扁鹊,但是这么快就再次见到扁鹊倒是出乎李白意料,就在李白与扁鹊初遇的两天后。
  是在他傍晚买酒回去的路上,他看到前面有个跛子,背影看着眼熟,觉得可能是扁鹊,他便跟了上去。
  “他要去哪儿做什么呢?”李白想着,他没注意到自己很在意扁鹊。
  过了一会儿,街上已无几人。
  “剑仙现身吧。”扁鹊叹了一口气,还是出了声。他早就觉察到李白跟着他,只是没点破而已。
  “咳,真巧啊,竟然在这遇到了无常。”李白很是尴尬,目光移至别处,“无常可忙?某欲与无常畅聊一番。”
  扁鹊想了想还是同意了。一人一无常就在街道上聊起来了。李白唇边含笑,看得出心情不错。
  “越人如何到地府做无常的?”
  扁鹊没管李白称呼的变化,陷入回忆。
  怎么死的吗?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记忆中是被父亲剖心致死的,当时的状况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还记得的是死前父亲那副冷漠的面孔。
  啧,多可笑。无妨,现在这样的日子很好,他的身边有……谪仙李白。
  李白半天未得到回答,自觉失言。
  “越人,越人?抱歉啊,某是不是不该问这个?”
  扁鹊回过神来,摇摇头,示意无事,抬头看着天。
  “太白,你看,站在街道上,什么都能看到尽头,唯有这天,一眼望过去,除了天还是天。”
  李白认真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当李白沉思时,扁鹊走了,他还要去收魂呢。

【五】
  那句话,李白参不透,他也没机会参透了。
  因为他此刻在河水中往下沉。
  几刻钟前,李白吃醉了酒,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河旁,不慎失足落水。
  冰冷的河水刺激着李白,使他的头脑清醒了些。李白会水,但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扁鹊的身影。
  “死了是不是比活着好啊?死了就能经常见到越人了。”
  眼前开始浮现他的生平,他观赏着“走马灯”。李白看到某个瞬间,忽然笑了。
  待“走马灯”看完,李白的灵魂脱离身体,以鬼魂的模样见到了扁鹊,他笑着对扁鹊说:“你来啦,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们走吧。”
  扁鹊神情顿时复杂,指指一旁的天兵天将,沉默不语。
  李白懂那句话的意思了。
  他是谪仙,最终是要回天庭的。他什么都能看到结果,唯有跟天有关的看不到。
  “上仙,按照天庭的规矩,您该回天庭。”一位天将作揖行礼后道。
  “你跟玉帝说,某就不回去了,某去地府找阎王。”
  “上仙……”那天将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李白打断了。
  “不必多说,某此意已决。越人,你带某去吧。”
  扁鹊瞥了一眼那天将,倒是挺平静的,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扁鹊转身离去,李白随即跟上。
  “我倒是猜不透你在想些什么了?竟然不回天庭。”扁鹊想着,回头看了一眼李白。
  “越人,你知道我在走马灯里看到了什么吗?”李白的目光与扁鹊的相接一瞬间。

【六】
  扁鹊摇摇头,他真不知道,鬼差是不能窥探人的走马灯的。
  二人并肩前行,李白边走边说:
  “某还在天庭时,第一次知道你,是那次你因违反规定被打板子。”
  “当时某就觉得你善良,喜欢你的仁心,现在想想你比人都要有人情味,这很难得。”
  扁鹊记忆中确实有这事。
  当时是看一位家境贫寒的老妇人因为儿子病逝,而伤心得厉害,老妇人的儿子也苦苦哀求,他于心不忍,就心软放那人还阳片刻,误了回地府的时间。
  后果自然需要他来承担,又不肯拖累别人,就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阎王爷大怒,罚他几十板子。他愣是一声不吭承受了下来,成了跛子也是在这之后的事。
  这件事那时在地府流传,他那段时期在修养,也不甚在意,只是没想到会传到天庭上去。
  “某佩服你,还曾经试图给你送几瓶药膏,可惜没得门路。”李白惋惜道,“越人,你那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你不惧被罚吗?无人感激,你这样做值吗?”
  怕是真的怕,但无所谓了,有人疼有人爱是好事,他没有,那就让别人多享受会吧。值也真的值,自己做事,关别人何干系?
  扁鹊又想起来之后他总受到照拂,想来是因为李白的缘故吧?如此,便须道一声谢了。
  “多谢你。”扁鹊柔声道。
  李白本以为扁鹊又不会回答,不料得到一句感谢,感到诧异。
  “越人为什么谢某?”
  多谢,你能赏识我。
  多谢,你能多加照拂我。
  多谢,你在我对世界绝望的时候,给了我一丝温暖。
  “罢了,某也要谢谢越人。”
  谢谢,你有仁心,有人情味。
  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保持着,没有变。
  谢谢,在我认识到这世间的黑暗时,你是唯一的光芒。

【七】
  李白和扁鹊很快就到了地府。李白去见阎王,扁鹊回住所。
  当扁鹊再次见到李白时,李白已经恢复了仙人的模样,是地府的一个闲散小官了。
  “越人,某心悦你。某想在地府和你悠闲自在地过日子。”李白有些忐忑。
  “好。”扁鹊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李白一愣,良久才回过神来,他激动地抱住扁鹊。
  扁鹊耳尖红了,也环住李白的腰身。
  “越人,某好高兴啊。”
  “在下也是。”

  李白和扁鹊就这样在地府安稳生活,偶尔拌嘴吵架,下次见面就和好了,乃是一对鸳鸯伴侣,令地府一干好不羡慕。

【八】
  “就给你们讲这么多了,险些要误了时辰,快去轮回转世投胎吧。”
  孟婆不再讲,小女孩道声谢,众鬼魂也满足,按顺序排队。

  奈何桥上,扁鹊也正好来了,与孟婆遥遥打个招呼,就和李白闲聊起来。虽然基本都是李白在说。
  “你交差回来了呀,辛苦了,休息会吧。”
  “孟婆又在讲我们二人的事了。说了多少次了,她也不听,随她吧。”
  “你何时有空?某带你去人间转转。”
  ……

【九】
  “这就是一个传说,祝他们99,一生一世在一起。说不定哪天你就能遇见白鹊在人间转悠呢。”
end









祝白鹊结婚快乐!嗷,白鸡的梗很好,只是我没有写出那种感觉,别打我【顶锅逃跑】

张新杰b萌应援

  今天b萌有张新杰,请各位pick一下,谢谢。
  他很好,我很喜欢他。
  他不仅仅是大家印象中的强迫症,他是一个鲜活的形象。
  身为黄金一代,身为霸图副队,第四赛季出道的他为霸图做出很大贡献。有他的舍身一搏,才让霸图有机会赢得冠军。身为国家队中的唯一奶爸,他尽责尽力。
  因为想说的很多,这里不一一叙述。
  ballball大家投他一票。

说给喻黑:

并不是任何打着粉的名义做出来的事都可以称之为有爱,就可以无条件的被宽恕,就可以肆意侮辱、伤害角色。做这个长微博,希望大家都能看清部分all喻粉对喻文州都做了些什么,这些行为,说是角色黑更恰当。

也希望如果所有真爱喻文州的all喻粉,扪心自问,你们爱的是喻文州,能忍受他被这样对待还被一群人围观叫好?喜欢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他才叫喜欢?这些写文的和点热的人,正是用all喻粉甚至喻粉的名义,做着连喻黑都不敢明目张胆做的事。

p2的具体内容被lof屏蔽了,指路图片链接:http://wx2.sinaimg.cn/large/006uDlJCgy1fslbya6kl5j318s80z7wl.jpg

原文地址:http://tohoshinkifive.lofter.com/post/1d36a735_12497aab

 @404Error  @纷漓沫  @一滩废物 Luu  @阿色 

wb抽奖指路:https://weibo.com/5949465416/GmJDKlfGg?ref=home&rid=0_0_8_1413062854812642216_0_1

【黑遍全联盟】我还收拾不了你们这群小崽子了

*这里裴寂,字七弦
*cp:叶张,喻黄,肖戴,暂定这些,剩下的几对及个人有时间再发。(我突然发现这是包括了四大心脏?!)
*荣耀属于虫爹,男神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若有撞梗纯属巧合
*文笔渣,不喜绕道
*若能接受那么开始吧

「叶张」
  荣耀中学中,有一个班叫做霸图班,副班主任张新杰工作勤勉,严己严人,培养霸图班学生们的时间观念。
  隔壁的兴欣班班主任叶修则注重培养自觉性,嗯,没有成功。于是他换了一种方法,据说能气死冯校长,特别神奇。张新杰一直都想知道。
  总之,两个班在班主任的影响下,友(时)好(常)相(互)处(怼),成绩优秀。
  传言,直到某一天,叶修请假探亲,张新杰代班。
  咦?你问为什么是张新杰?
  废话,人家媳妇帮个小忙不可以吗?有意见的话,请去找叶修。
  张新杰看到墙上的班规,终于知晓了叶修的教学方式。
  他很平静,真的,如果不是眼镜掉了的话别人不会知道的。
  兴欣班规第一条赫然写着:若想上课不听作业不写的话,能赢班主任叶修老师即可。(注:赢的方面包括但不限于学习)
  第二条开始就是平常纪律什么的了。
   张新杰有句mmp不知该说不该说。
  据兴欣班学生讲,距今为止,都没人成功
——〖叶修,你就是这么教学生的???回家跪搓衣板吧〗〖这样都行???〗〖兴欣班学生是有多想不学习???〗

「喻黄」
  蓝雨班的班主任叫做喻文州,教数学,学校里知名的手速慢但是教学方法妙;副班主任黄少天,著名话痨,哦,他教语文。
  这两位每天都是黏黏糊糊的,蓝雨班学生为此抗议过很多次,最后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班主任势力。他们班还没有女生,无法脱单。
  某一天,喻文州有事去语文组(鬼知道他有什么事),就顺便去看下黄少天。
  办公室门没关,在门口就能听见黄少天“谆谆教诲”的声音。喻心脏就想听听黄少天是怎样“关爱”学生的。
  于是喻文州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喻老师让你们写考试反思,你就这么写的啊?啊!你说说你,要写就认真写啊,感情要真挚,字数要达到,要写出层次感,有新意,平时我上作文课时都干什么了?这些都暂且先不提,你这篇反思是不是抄的?抄你那几个好哥们的吧?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样。写个一两百字的反思还抄,你们真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被训的那名学生内心复杂,仿佛失去了希望。
  喻文州生怕那名学生想不开,赶忙进去救场。
  “少天,我路过,看见你发火,又怎么了?”喻文州嘴角含笑,神色温柔。
  “诶?!文州啊,没什么没什么,你怎么到语文组了?是不是有事?有事赶紧去忙吧。”黄少天表示抵挡不了他家男人的美色。
  “没什么事。xxx,下节英语课吧?快上课了,回班级吧。记得把门关上。”
  被训学生逃过一劫,乖乖听喻文州的话。
  “文州,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黄少天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关系,又没其他人。”喻文州面色不变,“我们来聊聊你挑战我数学老师的尊严这件事吧。”
  “文州,你听我……唔唔……”
  那天,蓝雨班学生发现他们副班黄少天罕见的话少。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正主,谁都不知道呢。
——〖这是今日份的狗粮〗〖每天都在吃班主任和副班的狗粮,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肖戴」
  雷霆班的班主任是肖时钦,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教物理,带的班级也是不错的。雷霆班的语文老师是戴妍琦,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女老师,漂亮极了。这两位也是学校里的模范夫妻。
  每年的运动会都是雷霆班学生最痛苦的时候,原因无他,只因运动会要花大量班费,入不敷出。
  一提到班费,全班低气压。
  第二天,你将在校报上看到如下话题:
  #震惊!我校雷霆班班主任竟时常去天台,原因不明#
  #男默女泪,雷霆班班主任去天台竟是因为……#
  诸如此类。
  话归正题,肖时钦也不要求学生必须得奖,表明尽力而为,没有好成绩的话没关系,他去天台晃悠晃悠就好了。
  学生们哪敢让他去天台啊,可又没有体育特长生,愁眉苦脸的。
  后来,自从戴妍琦知道后,就再也不愁了。一个个特听戴妍琦话,上课不吵,下课不闹。
  知道戴妍琦做了什么吗?
  她带着班里几位写小说的,出,all肖,本,子。肖时钦讲过多次,但是一直屡犯不禁。
  某节作文课,上着上着就提到了抄袭那些事,戴妍琦痛心疾首地跟学生们讲。
  “同学们,抄袭是不对的,这属于侵权行为,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开始借鉴、模仿一些大作家的写法是可以的,因为你积少成多,总会写出自己的风格,可以试着引用一些名言名句。但是抄袭绝对不允许。”
  “你们如果抄别人的,我绝对严惩不贷。知道了吗?”
  学生们齐齐回答知道了,这话题就算揭过。
  下课后,戴妍琦喊那几位一同出本子的去她办公室,讨论问题。
  在办公室里戴妍琦指着电脑上的一篇文,装作严肃地说。
  “朋友们,我觉得我们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的本子被抄袭了!”
  正巧肖时钦来找戴妍琦,看到戴妍琦望着他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时钦,你要帮忙啊!QAQ”
  “好吧,就这一次。”
   几位女同学表示没眼看,尽量减小存在感。
  于是,她们是看着她们班主任肖时钦怎么黑了那个抄袭者电脑删文的,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们肖老师原来这么厉害的吗?〗〖这是假的吧,肖老师不应该在这里教我们〗
————————end————————
作者有话说:emmmm,写完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各位如果了解的话,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本来不是这样的,我气得硬生生改了设定。佛系咸鱼小写手表示只是想好好写个故事,也许我不太适合写黑遍吧,文笔渣,各位见谅。蓝雨班那名学生不是任何蓝雨战队的人,我不舍得。